狂生记

悲过浅出,献世犹存的曲面,铺开人生;

缘蓄心声,幻象复迭的遗训,挂出征途。

陪君醉笑三千场
不诉离殇

笑饮三千君未醉
只诉衷肠

生活不受制于意志或意愿,生活是神经的问题,是纤维的问题,是慢慢聚集的细胞群,思想隐藏在其中,激情在里面做着自己的梦。你可以认为自己安全,自己强大。但是,房间里或清晨中随意的一抹色彩,你曾喜爱过并给你带来微妙回忆的一款特别的香水,本已遗忘现又重遇的一行诗句,你已不再弹奏的乐曲的一段节奏……我们的生活征集与这些。曾有过这样一些时刻,一阵白丁香的芳香突然向我袭来,我便不得不忆起一生中最奇特的一个月。我真想与你互换位置。这个世界一直在大声反对我俩,却一直崇拜你。世界会一直崇拜你的。你正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人正在寻找的典型,而他们找到的,恰是他们害怕的。我很高兴你什么都没做,没雕过像,没画过画,没有生产任何...

当看到生活中痛苦和愉快的奇怪折磨时,你不可能戴上玻璃面具,也不可能组织硫磺的烟雾循坏大脑,把想象搅和成奇奇怪怪的幻想和不切实际的梦呓。有些毒药药性难解,要了解其性质,你就得自己中毒。

因为影响一个人,就是把自己的灵魂给他。他就不会依从自己的天性思考,或让自己天性的激情燃烧。他的美德不真的属于他。他的罪孽,要是有罪孽存在的话,也都是借来的。他成了别人音乐的一个回声,一个并非为他而写的剧本中的演员。生活的目的就是自我进步,要完全释放自己的天性——这是我们每个人来到人世的目的。现如今,人民竟怕起自己来了。他们忘记了自己的最高职责,及对自己应负的责任。当然,他们慈悲为怀。他们让饥者有食,让乞者有衣,但他们自己的灵魂却饥肠辘辘,赤身裸体。我们的种族已勇气尽失。或许我们从来没真有过勇气。害怕社会,这是道德的基础;害怕上帝,这是宗教的秘密——支配着我们的我们的就只是这两种东西。

然而,...

利地亚地方的新娘,在结婚职业,贺客也可以进入房间中向新娘作肉体上的致贺,事后付一点代价作酬。据说今日结婚礼物实是这种报酬的变相,而欧洲人和新娘接吻的风俗,也是另一种行为的替代。

掠夺婚姻,女子是男子用生命之力博战而来,是战利品,所以要防止她的逃脱,因此成功之后要使她远离母家,以免她潜逃,据说欧洲人的蜜月旅行便是这种风俗的变迁。结婚仪式要经过战争的武力解决,许多男子共同追逐一个女子,或由处女变成妇人,于是婚礼便告完毕!那戳破的树叶则高挑在屋顶上,这是对于村中尊长的通告,在这夜间,他们是随意可以进入新娘房中,向她表示“敬意”的。

痛苦使人高尚这种说法并不符合事实,幸福偶尔会使人高尚,但至于痛苦,在大多数情况下,只会是人卑鄙和恶毒。

那时候我不像现在,总以为人性是很单纯的,发现一个如此温柔体贴的女子竟然如此阴险歹毒,我感到很难过。我尚未明白人性是多么错综复杂。现在我清楚地认识到,卑鄙和高尚、凶恶和仁慈、憎恨和爱恋是能够并存于同一颗人类的心灵的。

这肯定是人世间无数对夫妻的故事,这种生活模式有一种简单之美。它让你想起平静的涓涓细流,蜿蜒流淌过翠绿的牧场和宜人的树荫,最终涌入浩瀚的海洋;但大海是如此平静,如此沉默,如此默然,乃至你突然感到莫名的焦躁。或许是我的想法比较奇怪吧,反正早在那个时候,我就强烈地感觉到绝大多数人共有的这种生活是不完美的。我承认这种生活有其社会价值,我明白循规蹈矩未必不是新服。但血气方刚的我向他上更为狂野不羁的旅途。我认为我应该提防这些安逸的欢乐。我心里渴望过上更危险的生活。我随时愿意奔赴陡峭险峻的山岭和暗流汹涌的海滩,只要我能拥有改变——改变和意料之外的事物带来的刺激。

“塔布”一词指代所有作为这一神秘特性的载体或源泉的事物,既可指人,也可指一个地方、一样东西或者一种短暂的状态。它还可以指具有神秘特性的禁忌。最后,这个词还具有“神圣的”和“超乎寻常的”及“危险的”、“不洁的”和“怪诞的”等含义。
这个词和它所表现的内涵,似乎代表了一种远超出我们想象范围外的心理的态度和思想。但是,当我们对这些原始文化的特质和对鬼神的信仰做一番透彻的研究之后,我们就可以接触到它们的核心所在了。

© 狂生记 / Powered by LOFTER